青少年性格抑郁症测试题

时间:2020-05-26 18:00来源:蜜桃网

青少年性格抑郁症测试题

雪莉之死让人警醒,抑郁症已经走进我们的生活,青少年是易发人群

前段时间雪莉之死让很多人为之扼腕,正值大好年华却选择了如此极端的方式结束了生命,得知她真正的死因才意识到原来我们不以为然的事情成了杀死她的恶魔——抑郁症。

说到抑郁症我们自然而然地回想起英年早逝的张国荣哥哥,他的才华让世界瞩目却因为病情严重永远地离开了我们;还有27岁的乔任梁抑郁症自杀,一时间震惊网络,抑郁症这一隐形杀手才引起了我们的正视。

明星患抑郁症在我们的意识中会认为他们的工作环境和社会舆论导致的压力太大,我们普通人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其实现在的生活压力和各种琐事让我们身边的人患上抑郁症的几率也是非常大的,盘点身边的几类抑郁症人群。

全职妈妈

宝妈的工作被很多人认为是最幸福的工作,而亲身经历过的宝妈才知道这幸福的背后是一把辛酸泪,孩子号啕大哭闹不停,家里一摊子的家务和一家人的日常生活起居都要宝妈来料理,多少温柔的宝妈带孩子后成了丈夫眼中脾气暴躁的泼妇,所以没有切身的体会就不会有感同身受这么一说。

家庭的经济主力

爸爸的同事老张,本来是一个十分开朗的人,近两年开了一家店面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身后的两个儿子已经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今年妻子又得了重症,本来还算幸福的一家人一下子陷入了困境,老张每天都在想着怎么应对妻子的医药费还有那几张信用卡,经济上的压力让他总是失眠,最近听爸爸说老张得了抑郁症,很多人觉得老张是无病呻吟为了躲避现实,其实没有山一样重的压力谁愿意成为一个病人一个弱者,毕竟同情的眼光也是一种刺痛。

青少年

很多家长觉得孩子不愁吃也不愁穿,只要好好学习就可以了,殊不知现在的孩子已经不是从前的状态了,他们从三岁进入幼儿园就开始了他们学习生涯,老师的作业之外还有家长安排的各种补课班、特长班,学习已经成了一种负担,压的孩子喘不过气,教育专家李玫瑾老师曾分享了她家孩子的切身感受:每天五点多起床,在学校学习到六点放学回家,吃过饭就要接着写作业直到十一二点才能完成,这一天十几个小时的学习时间,而且这不是一天两天,是十年……这段话深深的触动了我,这是一个学生控诉了父母对孩子的期望,也许在孩子的眼里这不是期望,是父母给他们的枷锁,一个足可以压倒他们的千斤重负。

今年五月份将近高考的时候一个男孩因为父母给的期望太高,自己感觉已经用尽全力,但是父母还是继续加压,无形的压力之下孩子几度想要自杀,最后终于鼓起勇气一跃而起跳进湖水选择了自杀,父母抱头痛哭之后回忆孩子近一年多行为是很异常,没有以前的话多而且很少出去自己酷爱的练球也不怎么玩了,似乎整个人的沉默了很多,医生推测孩子多半是患有抑郁症才做出如此举动,但是现在说这些都太晚太晚了。

父母想着孩子还只是一个孩子,他们怎么会患上抑郁症呢,就是因为父母的大意所以忽视了孩子的心理问题,《中国青年发展报告》显示我国17岁以下青少年中,大约有3000万人患者有各种情绪障碍和和行为问题的困扰,但是就诊率却不足三分之一。世界卫生组织也指出:仅2012年,全球就有约130万青少年死亡,自杀是全球青少年死亡的第三大死因(仅次于车祸),抑郁症是致死和致残的主要原因。

作为父母还是做好这几点才能更好地照顾孩子

一、多倾听孩子的声音

孩子从牙牙学语就开始和父母说话,但是多少父母都没有在意,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孩子回家后会和父母分享自己在学校的经历和趣事,这时候一定要多给予孩子关注和倾听,这不是敷衍也不是左耳朵进又耳朵出这么简单,而是用心去听,去了解孩子的心理和想法,给孩子更好的引导。

二、多观察孩子

孩子是自己带大的,所以只要多注意孩子的行为和日常举动,其实孩子的异常的行为父母是不难发现的,那些孩子都已经走到了崩溃边缘的父母还没有丝毫的发现,这就是父母的不称职。孩子在选择极端之前都会有很多行为表现,例如:做很极端的事情、沉默寡言、不愿意见人也被不爱出门等行为都是抑郁症前期的表现,及时给予孩子帮助才能解救孩子在“黑暗的世界”。

作为父母我们希望孩子健康成长,但是孩子在青少年这个阶段正是孩子性格多变的时候还是多给孩子一点关注和爱吧,愿我们的孩子,都能感受到爱,在阳光下追逐自己的幸福。抑郁症已经走进我们的生活,在此也呼吁大家关注抑郁症患者,给他们多一点宽容和关爱!

青少年心理素质抗压能力差,成为患抑郁症的原因,社会该如何解决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青少年的心理素质能力和抗压能力,普遍要比同龄段欧美孩子要差好多,在我国青少年特别是初高中患抑郁症的概率高达百分之五十五点三六,在这之中女生的患病几率要普遍高于男性,截止到目前,抑郁症已经上升到全球第四大疾病负担之一,大约有七分之一的人会在人生的某个阶段不经意地受到外界或内心的压抑来触发抑郁症的发病几率。预计到明年,抑郁症将成为仅次于心脑血管病的第一大疾病。青少年在成长中各项心智受着满目疮痍社会的各种“渲染”变得逐渐扭曲,早在二零一六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吴向东曾向记者透漏:中国目前抑郁症的发病人数已经达到七千万之多,恳请政府和各界媒体人士广泛与之关注。“流泪的花季”背后更应该关注的是保护和建立青少年心理保护机制

据媒体报道:本月十五号,在杭州 某高级中学学生小林在上课的时候从学校教学楼5楼坠下,当场失去意识昏厥不醒,后移至杭州市人民医院加急抢救,因小林失血过多外加诊断不及时导致抢救无效死亡,其家人父母当场吓瘫,甚至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根据小林父母回忆说道孩子的异常举动时,父母竟不知道小林是因为什么导致自己自寻死路的,据警方和医院方面透漏,该事件绝非是校园欺凌事件和刑事案件。据在校老师回忆说:小林那天和平常没有什么不同,她的数学成绩不时很好,不努力的话可能被出局培优班,这可能对小林造成了莫大的心理压力,在家时她的妈妈也一直对她的学习有着指过问不追问的态度,都知道她有轻微的抑郁症,小的时候曾有接触过为期四个月的治疗,本着在学习上不给她太大压力的原则下,她的妈妈把塔送到了杭州最好的中学,想给她一个舒心安静的学习环境,谁曾想这样一个花季少女就这样离我们而去了。

近年来,种种的学生因患抑郁症轻生的不在少数,一八年十一月西安电子科技大学附属中学的初中生小毕,在被班主任强制要求理发后,因不满自己的发型样式,感觉收到了莫大的侮辱,导致一个星期没有来上课,最后在家中跳楼身亡。

一九年八月三号当天,刚满十八周岁的高中生杜**在自己的房间自杀, 因父母性格问题从小就存在着略微的抑郁症,在学校他的学习成绩很优异,但是从来不和同学们互动,下课也是经常独自一个人坐着发呆,在他的内心世界充满着自卑,回到家父母总是把一些跟他不想关的事强加于他,当朋友和身边人都向他投向异样的目光时,他总是像一个小女生一样哭着跑开。日积月累,那不堪的一幕和结果还是发生了……或许是像杜**一样的人我们身边还有好多,即便是我们没有办法完成根治这种病,但是我们应该更多的尊重他们,学着理解他们,更多的把目光投向那些真正需要我们帮助的人。关注青少年抑郁症的发病趋势,尽量减少我国因此而损失的花朵们

在中国,患抑郁症的患者没有一天不受着心里的煎熬,无不盼望着有一种彻彻底底的药物或疗法能让其根治,从他们那忧郁而又深邃的眼眼中,我们不该把更多的尊重、更多的关爱、更多的帮助、更多的亲情带给他们么?

抑郁症正侵袭我国青少年

一看书就头疼、肚子痛,和劝学的父母常常沉默抵抗;经常发脾气,见什么都烦,发泄击打硬物竟致多处骨折……这也许不是孩子偶尔的“不乖”和“青春期叛逆”,而是患“病”的他正发出求救信号。

记者在多地采访了解到,我国青少年抑郁症正面临发病年龄降低、发生率上升的局面。青少年抑郁情绪和抑郁症不仅严重影响了少年儿童的身心健康,还容易带来自杀、应激性犯罪等风险隐患。专家建议,进一步关注青少年异常身体症状和心理健康,有问题尽早进行诊断治疗,促进青少年健康成长。

七天“黄金周”后 来了六个“拳击骨折”青少年

今年国庆“黄金周”后上学第一天,湖北高一学生小高忘记设闹钟睡过了头,除了被父母数落,到校后又被老师点名批评。下课后,他一肚子怨气无处发泄,抡起拳头对着墙壁连续猛击5拳,结果因手指骨折到医院就医。

“长假结束后的那两天,医院共接诊6位‘拳击骨折’的青少年患者,受伤原因都是和家长或老师发生矛盾后,拳击墙壁等硬物发泄所致。”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骨科医生陈博说。

新学期近半,沈阳市精神卫生中心也接诊了一些“厌学”案例。从小聪明伶俐、学习成绩好的小鹏升入高一后,进入重点学校重点班,父母觉得进了“保险柜”,加之工作繁忙,就没有过问他的学习。结果,他的学习劲头大不如前,不会做的功课也不去钻研,他还总说头疼,听课时大脑里好像筑起了一道堤坝,教学内容根本进不去……经确认,因学习压力大,患上了抑郁症。

“每年开学季后不久,都会有一些青少年患者来就医,一些学生是不适应新学期生活出现的厌学,但也有一些比较严重的学生,因为学业压力出现了心理障碍。”沈阳市精神卫生中心主任、主任医师王永柏教授说,“任何心理因素影响了大脑,都会影响学习效果。比如因为焦虑不安,无法集中精力学习;或是对于学习成绩下降非常着急,觉得学习不好一切都完了,也会选择逃避。”

记者在北京、辽宁、广东多地采访了解到,近年来,青少年抑郁症呈现患病率上升且发病年龄下降的趋势,像上面这样的案例并不鲜见。北京大学第六医院儿童心理卫生中心病房主任曹庆久说,儿童青少年精神心理问题离我们并不遥远。有研究认为,约30%的青春期孩子可能出现抑郁、焦虑等问题。常见的症状包括烦躁、易怒、悲伤、失眠,甚至可能出现自我伤害、自杀等倾向。

王永柏说,世界卫生组织相关调查显示,15岁到34岁群体中,死亡原因第一位就是抑郁症。半数抑郁症患者,在14岁以前就已显现相关症状,但大多数人没有得到及时的重视和治疗。

一些高校辅导员告诉记者,学生抑郁等心理问题的发病年龄有变小的趋势,以前不少学生是到了大学后才发生问题,而现在通过入学时的调查问卷和学生的访谈对话发现,一些孩子刚上大学就有比较严重的心理问题,那么很可能中学时就有问题。

“青少年患上抑郁症有多方面原因,大致包括生理、心理和社会三个方面。”广州市脑科医院教授陆小兵说,青少年这个阶段生理发育十分迅速,认知和社会性等方面也发生巨大变化,但心理发育的速度相对缓慢。当前,青少年的心理情绪受到同伴之间攀比压力、家庭学业期望值过高、青春期、数字媒体成瘾等多因素影响,抑郁的低龄化趋势无疑为青少年群体增加了成长负担,因此关注青少年的心理健康成为首要任务。

多因素影响 青少年“抑郁症”及时治疗

多位受访人士表示,当前,由于社会认知、专业医护人员有限、躯体症状多于心理症状等特点,仅有约四分之一的抑郁症少年儿童能及时得到诊断和治疗。

家长、学校和社会缺乏对抑郁症的清楚认识,以孩子患病为耻,不支持孩子积极就医。

北京市心理援助热线资深接线员孟梅经常接到许多十四五岁孩子打来的咨询电话。“和他们交流后,我觉得很多是家长的问题。有些孩子认为自己需要就医、服药,但是家长不支持,觉得没有什么大事,认为孩子只是不开心,想开了就好了。”无奈之下,许多孩子只能打来电话倾诉,有的即使到了抑郁的严重程度也没有办法接受治疗。

“目前,对儿童精神问题的宣传还不够,很多家长老师的认识不足。”曹庆久告诉记者,有的患儿已经出现了幻觉、妄想等症状,甚至有自杀的想法,但家长对孩子的干预还仅限于去做心理咨询层面,很可能贻误病情,错过最佳治疗时机。

陆小兵说,现在七成以上的青少年抑郁主要以食欲减退、疲乏无力、入睡困难等表现为主,常被临床医生误诊为植物神经功能紊乱、浅表性胃炎、神经性头疼等,进行了不必要的检查和治疗,不仅浪费大量金钱和时间,更加重了患者的思想负担。

专业的儿童青少年心理咨询治疗人员远不能满足当前需求,心理咨询治疗缺乏规范的考核体系。

记者在北京大学第六医院儿科门诊看到,每到结束一位患者门诊的间隙,曹庆久的诊室都会涌入十几位前来请求加号的患儿家长。来就诊的有因父母关系不睦、学习压力过大等不愿上学的少年,有打着哈欠、每天除了玩手机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的女孩,还有不时自言自语、能花20分钟反复看一条“抖音”视频的孩子。

而在一些高校,随着大学生心理健康意识和诉求不断提高,高校心理咨询中心的服务量也明显提升,目前部分高校的心理咨询服务已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

“儿科医生缺乏,精神科医生缺乏,叠加起来儿童精神科医生就更缺乏。”曹庆久说,我国有心理健康问题的儿童青少年约3000万人,而专门的儿童精神科医生很少,可能不足500人。

一些临床医生反映,本来精神科就有点受歧视,儿童精神科收入待遇比成人精神科低,而且看诊人数少、风险大、诊断难,工作比较辛苦,导致选择儿童精神科专业的医生少。此外,社会上心理咨询治疗的门槛较低,缺乏规范的考核体系。曹庆久说,儿童精神科医生应该是在完成精神科医生培训基础之上,进行一两年的专科培训,目前国内缺乏统一的培训体系,像北医要求是进行一年的专科培训。

青少年抑郁症就诊易被误诊、漏诊。缺乏日常、必要的系统身体运动锻炼,过多依赖手机、电脑等电子产品,使孩子更容易发生情绪问题。

一些受访专业人士认为,现在抑郁症呈现越来越年轻化,一个主要原因是孩子缺乏日常的必要的系统身体运动锻炼,致使身体中许多能生产快乐的元素,如内啡肽,多巴胺分泌减少。

王永柏说,伴随着信息化和网络的发展,许多孩子依赖手机、电脑等设备,这些电子产品的有害光线对身体也有影响。再加上他们每天接触大量复杂信息,自身又缺乏处理广泛信息的能力,也对他们的心理造成很大影响。

早发现早治疗 助力青少年健康成长

多位受访专业人士表示,青少年正处于神经系统发育的重要时期,也是性格发育的重要阶段,接触的信息量巨大,面临的压力大,各种诱惑也特别多。抑郁的发生有遗传因素,也有环境对个人的塑造,不能单纯归因为孩子“不够坚强”,而忽略每个人对压力的适应能力。

王永柏、陆小兵等专家表示,很多孩子可能只是抑郁的症状,但不等于“抑郁症”,但如果不解决好,也容易愈演愈烈,可能为成年以后的心理问题埋下伏笔。他们建议,对于儿童青少年抑郁症更应该早发现早治疗。

专家提示,孩子的精神疾病更像一面镜子,照出我们家庭和社会的显在和隐在的各种问题。

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康复科副主任医师马旻建议,作为家长,平时要多注意孩子的心理健康,要给孩子建立良好的生活习惯,避免语言冷暴力,要鼓励孩子遇到学习、生活或人际交往问题要及时求助。

辽宁省心理咨询行业协会秘书长胡宇峰建议,社会、学校以及家庭在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方面应给予更多的关注。如中小学校,特别是农村地区的中小学应构建学校心理咨询师、辅导员、班级心理委员、寝室心理宣传员四级心理健康教育保障体系,积极开展与学生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教育活动,将心理健康教育与思政教育相结合,使学生树立正确的理想信念,增强内心动力。

胡宇峰建议,一些拥有心理专业的高校应该加强与市场和心理行业协会的紧密联系,使学生在注重理论学习的同时,更加注重实践能力的训练。“心理服务工作和开车一样,不是学了知识、考了证书后就能安全上道行驶。成为一名合格的司机,要通过实战的训练将知识转化为技能。”他说,心理专业毕业的大学生应通过不断实践进一步提升实践能力。

当前,针对抑郁症等精神疾病的治疗方法也在发生变化。近日,30名市民走进武汉市武东医院,体验音乐治疗、园艺治疗、感觉统合训练等一系列丰富而又充满人情味的心灵spa。武东医院康复科主任丁迎表示,目前传统的药物治疗已经不能满足患者和家属对社会功能恢复的要求,精神康复是患者回归社会生活的关键。让患者通过听音乐、绘画、手工、劳作等娱乐活动,接受康复训练,尽早恢复社会功能。

展开剩余的内容
随便看看